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chuqinfang的博客

青春不散场,每个人都是主演

 
 
 

日志

 
 

2011年02月22日  

2011-02-22 17:0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盘点

  窗外的年味,随着归去农民工的增多而加重。腊八过了,小年就快了,春节也不远了!  初夜时分,那些早已放过寒假的顽童们,在楼下肆意地放着一个又一个的鞭炮。空旷的夜,因为有了这零星的鞭炮声,让我们这些留守在异乡的人,格外地不安起来。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油然而生。

  又是一年过去了,在这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我获得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我在这临界的状态和过渡阶段里,反思着自己。正确曾经让我们拥有,错误曾经让我们失去。快乐曾经让我们拥有,痛苦曾经让我们失去。总之,在这个新旧更迭的临界状态里,我们告别了过去,拥有了新生。

  这一年,我健康、快乐、充实的生活着。这一年,我快要做爸爸了。这一年,我没赚到什么钱,但也不至于身无分文。这一年,我回家没几次,太多的日子都在奔波。这一年,我走过不少地 ,也写了不少聊以安慰的文章。总之,这一年,是匆忙的一年,也是不易的一年。

  这一年,都在漂泊中。是身随心的漂泊,是那种靠不了岸的漂流。我不曾眼羡岸上的风光,只是岸上的风光却潜入了我的心底。我不是流浪汉,但我的心却找不到归宿。我不是无家可归的人,但我的心却在无家可归。漂泊不一定是我唯一的选择,但我却义无反顾的开始了漂泊。我不仅在漂泊着,更重要的是还在沉浮着。我想半途归去,但却无处可归。我想卸甲归田,但却功名未成。我想把灵魂撕碎,然后再遍撒江湖。可伤痕累累的灵魂,却无处可撕。我寻找着梦中的王道乐土,它是范蠡泛舟五湖的潇洒、从容、睿智和美丽。我渴求一根救命的稻草,因为三尺身躯已倦,方寸之心已累。我希望出现诺亚方舟,可诺亚方舟却是儿时的童话,现时的乌托邦。

  在这一年里,我思索着人和生命的意义。在这一年里,我不断地重申着责任和道义的意义。在这一年里,我努力的实践着生存与生活的意义。在这一年里,我惬意地享受着读书与写字的乐趣。这一年即将过去,这一年的一切也都将在这一年里结束,无论它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和状态结束。

  过去是已知的,过去也是充满着太多的遗憾和悬念。未来是未知的,但未来却总也充满了期望和希望。我们都在昨日厚积薄发的因里,通过今日的传承,而迈入了未来的果里。于是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因里,走向了未来的果里。不同的因果关系,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结果。

  四季同年却不同味。四季是一个轮回,可重叠的四季,却是一种无穷的因果。鞭炮送走一年,又迎来了一年。而在四季与鞭炮的轮回中,流走的是时光,流走的是人的一生。这样的轮回,这样的时光,送走了一茬人,又迎来了一拨人。

  曾经的我们期待新年,那是因为我们童稚里充满了新鲜和快乐。而今,我们在岁月中不经意间遇到了新年,是一种从容的面对,是一种被动的接受,更是一种自然的穿越。也许是因为我破门见惯了年的风貌,明白了年的意义,更或者是因为我们失却了童稚的心。

  新衣服不再是我们的追求,曾经的压岁钱,变成了今日对晚辈的赠予。至于曾经的赠予者,变成了今日的被赡养者。曾经大人眼中的忙碌,竟成了我们今日的忙碌。坐享其成的,除了孩子还是孩子。而生存的意义,也从我们全面开始参与生活的那一刻起,便开始了。

  做为一个人,我们能想起自己做为人的责任和意义,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自身。我们在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的成熟、理智,甚至是身份的变迁和苍老。孩子渐大,父母老去。我们也在老去。这种老,或许不是年轮、生理上的老,而是少年老成的老,更或者是未老先衰的衰。它老的是,我们的平凡,老的是我们的心态。我们可以寂然的老去,是自然而然生理、年轮上的老,而不是少年老成的老,未老先衰的衰。

  朋友,你切莫认为我在沉沦和绝望。因为我只是用上述的语言在展示我这一年的思绪。因为我还在这一年的道路上奋进着,用自己的努力在寻找着可以栖身、容身、强身的地方。我的韧性,我的毅力,都在这一年里不屈的穿行,像那逆流而上欲跳龙门的鲤鱼。但我知道,人不是鱼,因为只有厚德载物的土地,才是人安身立命的所在。

  街上依然刮着冰冷的风,顺着那笔直的马路而去。顽童们也已归去,带去了零星的鞭炮声。留在外面的,除了一片宁静的夜,剩下的便是店铺门口摇摆大红的灯笼,还有灯光下的年画和对联。年近了,真的近了。我屈指算着回家的日子,还有几天!

 

春 朱自清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

小草偷偷地从土地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坐着,躺着,打两个滚,踢几脚球,赛几趟跑,捉几回迷藏。风轻俏俏的,草软绵绵的。

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闭了眼,树上仿佛已经满是桃儿,杏儿,梨儿。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的闹着,大小的蝴蝶飞来飞去。野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散在草丛里像眼睛像星星,还眨呀眨。

“吹面不寒杨柳风”,不错的,像母亲的手抚摸着你,风里带着些心翻的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味儿,还有各种花的香,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鸟儿将巢安在繁花嫩叶当中,高兴起来,呼朋引伴的卖弄清脆的歌喉,唱出婉转的曲子,跟清风流水应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候也成天嘹亮的响着。

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牦,像花针,像细丝,密密的斜织着,人家屋顶上全笼着一层薄烟。树叶却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静而和平的夜。在乡下,小路上,石桥边,有撑着伞慢慢走着的人,地里还有工作的农民,披着所戴着笠。他们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里静默着。

天上的风筝渐渐多了,地上的孩子也多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也赶趟似的,一个个都出来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儿去。“一年之计在于春”,刚起头儿,有的是功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向前去。

背影(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因为丧事,一半因为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帖;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再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我说道:“爸爸,你走吧。”他往车外看了看说:“我买几个橘子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动。”我看那边月台的栅栏外有几个卖东西的等着顾客。走到那边月台,须穿过铁道,须跳下去又爬上去。父亲是一个胖子,走过去自然要费事些。我本来要去的,他不肯,只好让他去。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可是他穿过铁道,要爬上那边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桔子往回走了。过铁道时,他先将桔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桔子走。到这边时,我赶紧去搀他。他和我走到车上,将桔子一股脑儿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扑扑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轻松似的。过一会儿说:“我走了,到那边来信!”我望着他走出去。他走了几步,回过头看见我,说:“进去吧,里边没人。”等他的背影混入来来往往的人里,再找不着了,我便进来坐下,我的眼泪又来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立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我北来后,他写了一信给我,信中说道:“我身体平安,惟膀子疼痛厉害,举箸提笔,诸多不便,大约大去之期不远矣。”我读到此处,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