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chuqinfang的博客

青春不散场,每个人都是主演

 
 
 

日志

 
 

人生感悟(一)  

2011-02-21 17:5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无选择

  在这个广大的世界纷繁的社会生活中,我们所面临的东西太多,需要马上着手去做的事情也太紧迫。因此,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沉迷与个人的悲哀与不如意。走在这个世上,只要脚步是向前的,又何必在意太多。如果能放得开, 亦或是稍稍只退半步,天地也许真的就此广阔起来。也不必去遗憾,也无须再自寻些烦恼,自找些苦吃,以平常心面对最不能释怀的东西,也许是一种成熟,一种理智,一种彻悟。

  人与人的接触全凭一颗真心,一种珍惜与感谢,理解与宽容。能够相知有多好!心上会多一些滋润,屋子会打开一扇窗,头上会多出一片晴天;不能相知也罢,只是不要互相伤害。人心是脆弱的,它会碎,很容易的。也许是我们的蠢笨,最终也无法了解别人;也许是经历与情感上的差异,别人也不能了解我们。一种痛一千种的失落都源与自己的奢望。

  心路的跋涉是那么的艰辛,却又那么丰富。也许我们对自己还没有正确的分析,也不能够真正懂得一些事一些人。一些挫折和苦难摆在面前也不知如何去应对。但我们知道除了坚强这一条路,别无选择;除了对生活热切去拥抱、去爱,去追求更高目标更完美的自我,别无选择;除了珍惜相识,珍视自己,获得心灵的坦然,别无选择。

常回家看看

  陪伯母回家,伯母八十六岁了,又是小脚,走路颤颤巍巍,不时需要搀扶一把。

  拐进村口,就看到大街中央有一辆轮椅,坐在上边的人是王家三老姑。三老姑老不到哪里,不过街坊辈分比我高,按照乡俗,辈分是乱不得的。听我这个年龄相仿的人喊老姑,她说,“住在城里,也认这个老姑啊!”我也笑着说:“不认哪行”我指着身边的弟弟妹妹说:“不光我叫,他们也都叫啊。”听我这样说,三老姑当之无愧地笑了。三老姑三十来岁的时候上门女婿病故了,怕儿女受委屈,放弃了改嫁的机会,一个人拉扯大俩孩子,该享清净的时候又得了脑血栓,这辈子也真不容易。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担水路过她家胡同口,她拽着我水桶转圈,让我狼狈不堪,还是我母亲说:“你老姑跟你闹着玩呢!”想起那情形,就跟几天前一样。

  十字街口,照例有很多人。和众人打个招呼,我直奔东北角门口外的老爷爷跟前。老爷爷九十二岁了,又是李姓辈分最高的人,就凭这,村里没有人不尊重他,我每次回村路过这里,必定要问候老人家,逢年过节,更要特意到老爷爷家里坐坐。握住老爷爷的手,看着老人硬朗的身体,心里很欣慰,老人们就是村子的根啊,这老而弥坚的根是后辈人的宝、后辈人的福,越多越好,越壮越好。老爷爷依然耳聪目明,满面笑容地问道我父亲的情况,在得到满意的回答后,老爷爷忘不了嘱托我们抽空陪父亲来家走走。老爷爷曾经是村子窑屋里上数的匠人,做出的窑货响当当;老爷爷年轻时候还唱过年戏,我很清楚地记得老爷爷男扮女妆顶了个白娘子的角色,在戏台上咦咦呀呀转来转去,那时候我才十来岁,如今连我也是做爷爷的人了,真是岁月不饶人!

  安顿好伯母,陪伯母说会儿话就要返城了,在大街上遇到张家八婶。寒暄之间八婶突然流泪了,八婶擦着泪说:“看到闺女,一下想起你娘了。”我和弟弟妹妹也一时无语。父母八年前搬到城里住,四年前母亲去世,兄弟姐妹心中的伤痛至今不能平复,没想到八婶也还这么动情。也难怪,八婶的娘家离我姥姥家不远,论街坊辈分叫我母亲二姑,从前母亲住在家里,有些场合拉起家常,八婶还一口一个二姑地叫,看到我们兄妹,八婶想起我的母亲,也是很自然的事。

  走到村头,恰遇王家四爷爷站在门外。四爷爷说他有刚磨好的细玉米面,让我带点回去熬汤,我告诉他我家里还有些,等吃完再来拿。这位四爷爷只大我两岁,早年当过生产队长,为人尤其憨厚耿直,尽管多少年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该做事处再豪爽不过。二十多年前我全家住在村里,年初一这天拜完年,四爷爷就把我和几位街坊朋友邀进他家,那怕炒个土豆片拌个凉粉皮,气氛也是热乎乎、暖融融。

  驱车返城,我的思绪却依然萦绕在小村里。匆匆一行,见到一些乡里,更多的却是没见到:老宅前邻的二叔、后邻的大叔,母亲旧宅斜对门的二爷爷……这次没见上,那就下次吧!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无论走都那里,生我养我的地方永远是老家,老家更是家。

一定常回家看看,一定,一定!

生活给了我们什么?

  每天都在生活,每天都在看着生活,不禁想问生活给了我们什么?

  天气渐渐的变暖了,知道是寒冬过了,暖春来了。风也由骨转为暖心。阳光洒在山岗上,广场里,投射在渴睡人的房间里。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挑着一担蔬菜。她在前面停了停,左手托住担杆,右手解着衣服上的扣子。生活给了她什么?生活给了她使命。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青人,打扮得好好的,却在此街道上走来走去,无聊之极。生活给了他什么?生活给了他无聊,他也就就着无聊了。

  一个穿着时尚的中年女人,伴着哒哒的声响走过街道。那曲线的身骨勾引着每一个男人。生活给了她什么?生活给了她资本,她也就就着挥霍资本了。

  广场上,老人迈着蹒跚的步子,享受着阳光,享受着无奈。生活给了他们什么?生活给了他们老去的容颜。他们感叹岁月无情,但是又有什么用呢?

  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她右肩上扛着一条像长方形盒子的凳子,左肩上扛着一条塑料椅子。一个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出来擦皮鞋的女孩驻足在店门口,我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只见上面贴着一张广告“招收服务员”。我扭头看了几次她,她也看着我。她犹疑了片刻,还是走进了饭店。我蹲在门口,饭店是同学家开的。后来见她出来了,背着椅凳渐渐消失在视线里。本来她进去时,我也想进去探个究竟,顺便帮她说句好话,让她能得到这份工作。但是自己迟疑着没有行动。生活给了她什么?生活给了她考验,她也不甘生活。

一个二十几岁样子的男人,穿着一身西服,但是看上去很久没有洗了。他正在用镊子偷钱。我知道后“哦”了声,小偷惊慌之急马上缩回了手,不过钱还是夹到了。之后迅速的往人堆里逃窜了。生活给了他什么?生活给了他看似的绝路,他想都没想就走上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