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chuqinfang的博客

青春不散场,每个人都是主演

 
 
 

日志

 
 

夏洛的网6  

2009-03-06 21:4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夏日

  农场的初夏,是一年中最快乐最美好的时候。紫丁香开花了,把空气薰得又苦又香。等到丁香花开败了,苹果花就露出了笑脸。这时候,蜂儿们就会成群地到苹果树中间来观光了。天气渐渐变暖了。学校放假了,孩子们也更有空儿去玩耍,或者去小河里抓鳟鱼了。埃弗里经常兜里揣着一条鳟鱼回家,准备在晚饭时把它们煎着吃。

  既然放了假,芬就有更时间去参观谷仓了。她几乎每天都去,静静地坐在她的小凳上观察着。动物们已经把她当自己人看待了。绵羊安静地躺在她的脚边,一点儿也不怕。

  差不多在七月的第一天,祖克曼先生便开始把割草机套在马的脖子上,自己跳进座位里,赶着马往田野里去了。整个的早晨你都能听到割草机转来转去的嘎嘎声,看到高高的草渐渐的在长条割刀的后面排起了长长的绿行的情景。第二天,如果没有雷阵雨,所有的人就会来帮着用耙子把割下来的草收拢到一起,装上高高的干草车往谷仓拉,芬和埃弗里则坐到了车的最顶上。然后,暖暖的散发着清香的干草会被卸进大阁楼,直到堆得整个谷仓看起来像无数的筒状草与苜蓿铺起的奇妙的大床一样。如果你跳上去,一定感觉很舒服,躲到里面也没人看得见。偶尔,来这里玩的埃弗里能在干草堆里找到一条可爱的小草蛇,便把它和兜里的别的宝贝装到一起。

  初夏简直是鸟儿们的狂欢节。在田野间,房子四周,谷仓里,树林中,湿地上——到处都有欢爱,歌声,鸟巢和鸟蛋。白喉雀(从波士顿飞来的)在树林边叫,“啊,皮儿剥,皮儿剥,皮儿剥!”在苹果树杈间,京燕颤巍巍地晃着尾巴走来走去,嘴里喊着:“波碧,波儿-碧!”深知生命是多么可爱和短促百灵鸟说,“快乐的,快乐的偷闲!快乐的,快乐的,快乐的偷闲。”如果你来到谷仓,就会听见燕子们从他们的巢里一头扎过去叱责。“无耻,无耻!”他们说。

  初夏里有很多孩子们喜欢吃,喝,吮,嚼的好东西。蒲公英的花梗里都是乳汁,苜蓿花的芯里盛满了琼浆,冰箱里放了那么多冰凉的饮料。到处都是勃勃的生机,甚至粘在草茎上的小雪球里,也会躺着一只小绿虫,如果你把它捅开的话。在土豆枝叶的下面,还有鲜橙色的薯虫蛋呢。

  初夏的某天,小鹅们被孵出来了。在谷仓的地窖里,这可算一件大事情。当时,芬正在她的凳子上坐着呢。

  除了母鹅之外,夏洛是第一个得知小鹅出世的消息的。母鹅头一天就知道小鹅们快要出来了——她听到了蛋壳里传出的微弱叫声。她知道他们已经在里面呆不安稳,急着打破蛋壳出来走走了。于是她就静静地坐着,话也比平时少多了。

  当第一只小鹅从鹅妈妈的羽毛里探出灰绿的小脑袋,开始四处观望时,夏洛第一个瞥见了他,并发布了一个声明。

  “我相信,”她说,“我们中的每一位都将高兴地获悉,经过四周的不懈努力与耐心的等待,我们的朋友母鹅终于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小鹅出世了。请让我在这里衷心地表示祝贺!”

  “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母鹅点点头,不好意思地鞠了一躬。

  “谢谢你,”公鹅说。

  “祝贺!”威伯喊。“一共有几只小鹅?我只看见一只呀。”

  “有七个,”母鹅说。

  “太好了!”夏洛说,“七是个幸运数字。”

  “这可与什么幸运无关,”母鹅说。“这需要很好的筹划和辛苦的劳动。”

  这时,坦普尔曼从他在威伯食槽下的藏身处露出了鼻子。他偷看了芬一眼,然后贴着墙小心地朝母鹅这边溜过来。大家都警惕地看着他,因为他既不讨人喜欢,也不被人相信。

  “看,”他尖细地叫起来,“你说你有了七只小鹅。可共有八只蛋呢。第八只蛋怎么了?你没有孵吗?”

  “它是只坏蛋,我猜,”母鹅说。

  “你将怎么处理它?”坦普尔曼那圆溜溜的小眼珠盯向母鹅,继续说道。

  “你可以把它带走,”母鹅回答。“把它滚到你那些肮脏的收藏品里去吧。”(坦普尔曼有把农场里没人要的东西收藏到家里的习惯。他什么都收藏。)

  “当然-然-然,”公鹅说。“你可以拿走这只蛋。但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坦普尔曼,如果我发现你把你那丑陋的鼻子伸-伸-伸到我们的小鹅身边的话,我就会给你一记一只耗子从来没受过的重拳。”说着,公鹅张开他强壮的翅膀,用它们使劲扑打着空气,好让老鼠看看他是多么的孔武有力。他虽然既结实又勇猛,但事实上,母鹅和公鹅还是有对坦普尔曼担心的充分理由。这只耗子不讲道义,没同情心,无所顾忌,不顾他人,没有品德,没有啮齿类动物的仁慈心肠,从不会良心不安,毫无高尚情感,没有友情,什么好的地方都没有。如果可以逃脱惩罚,他就会杀死小鹅的——母鹅深知这一点。大家也知道。

  母鹅用她扁扁的嘴巴把那只没有孵出来的蛋推到了她的巢外,全体的伙伴都带着憎恶的表情看着耗子把它搬走。甚至连几乎什么都吃的威伯见此情景也感到恶心。“想想吧,竟有人愿意要一只臭烘烘的破蛋!”他嘟囔着。

  “老鼠不愧为老鼠。”夏洛的笑声好像风里的铃儿一样。”但是,我的朋友,如果这只蛋被打碎了,这个谷仓就会让人受不了的。”

  “那是什么意思?”威伯问。

  “这就是说那传出的气味会薰得我们无法在这里住下去的。一只坏了的蛋通常都是非常臭的。”

  “我不会弄破它的,”坦普尔曼气恼地说。“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可是常搬这类东西的。”

  他推着面前的鹅蛋钻进了他的地道。他小心地把蛋滚着,直到安全到达他在猪食槽下的窝。

  那天下午,当风渐弱,谷仓里变得又静又暖的时,灰色的母鹅把她的七只小鹅领到了巢外的世界。祖克曼先生在给威伯送晚饭时看到了他们。

  “哈,那是什么!”他笑着说,“让我来看看……一、二、三、四、五、六、七。七只鹅宝宝。它们多可爱呀!”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