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chuqinfang的博客

青春不散场,每个人都是主演

 
 
 

日志

 
 

夏洛的网2  

2008-12-05 19:50: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一卷

1. 早餐之前


  爸爸拿着斧子去哪儿了?在他们收拾桌子准备吃早饭时,芬问她的母亲。

  去猪圈了,阿拉贝尔太太回答。昨晚生了几只小猪。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需要一把斧子,只有八岁的芬继续说。

  哦,她的母亲说,其中的一头是个小个子。它长得又小又弱,没有任何可留下来的价值了。所以你爸爸决定去消灭它。

  消灭它?芬尖叫。你是说杀死它?就因为他比别人的个子小?

  阿拉贝尔太太把一罐乳酪放到桌上。别嚷,芬!她说。你爸做的对。那头猪不论如何都会死的。

  芬推开挡在面前的椅子就往门外跑。草地湿漉漉的,泥土里散发着春天的气息。等芬赶上她的爸爸时,她的运动胶鞋全都湿透了。

  请别杀它!她呜咽道。这不公平!

  阿拉贝尔先生止住了脚。

  芬,他温柔的说,你该学会自我控制。

  自我控制?芬哭叫道,这可是一件生死大事!你却对我说什么自我控制!泪水流到芬的面颊上。她抓住了斧头柄,想把它从父亲手中抢下来。

  芬,阿拉贝尔先生说,养小猪的事我比你知道的多。一个体质差的小猪很难养活的。现在你该放我走了!

  可是这不公平,芬哭叫着。这头猪愿意让自己生下来就小吗,它愿意吗?如果我生下来时也很瘦小,你就会杀死我吗?

  阿拉贝尔先生微笑了。当然不会了,他说着,低下头慈爱地望着女儿。但这是不一样的。一个小女孩是一码事儿,一个小瘦猪是另一码事儿。

  我看没什么不一样,芬回答着,仍死抓着斧柄不放,这是我曾经听到过的最恐怖的案件!

  约翰·阿拉贝尔先生的脸上出现了某种奇特的表情。他好像也要哭了。

  好吧,他说。你先回家吧。等我回家,我会把那头小猪带回来。我将让你用奶瓶喂他,象喂婴儿一样。那时你就会明白一头小猪会多么麻烦了。

  半小时后,阿拉贝尔先生胳膊下夹着一个纸板盒回了家。芬正在楼上换她的运动鞋。厨房的桌子上摆好了早餐,房间里都是咖啡,薰肉的香味,湿湿的灰泥味儿,还有从炉子里荡出来的柴火烟味儿。

  把它放到她的椅子上!阿拉贝尔太太说。阿拉贝尔先生把纸板盒放到芬的位子上。然后他到洗手池洗了手,用池边滚筒上的毛巾把手擦干。

  芬慢慢地下了楼。因为刚刚哭过,她的眼还是红红的。当她走近她的椅子,纸板盒开始晃动起来,里面传出了抓搔声。芬看了看她的父亲。然后她掀起了盒盖。从那里面打量着她的,正是那新生的小猪。它是白色的。早晨的阳光把它的耳朵映得粉红。

  他是你的了,阿拉贝尔先生说,是你使他免于一死。愿上帝能原谅我这愚蠢的行为。

  芬不错眼珠地看着这头小小猪。哦,她轻声赞美,哦,看他呀!他漂亮极了。

  她小心的关上了盖子。她先吻了爸爸,又吻了妈妈。然后她又揭开盖子,把小猪举起来,让他贴到自己的脸上。这时,她的哥哥埃弗里走了进来。埃弗里十岁了。他的身上可是全副武装呢——一只手里拿着气枪,一只手里攥着一把木制匕首。

  那是什么?他问。芬得了什么了?

  她有了一位来吃早餐的客人,阿拉贝尔太太说。埃弗里,去洗手洗脸!

  让我看看它嘛!埃弗里说着,放下他的枪。你说这可怜的小东西是一头猪?这不过是一头猪的小型复制品而已——他还没有一只白老鼠大呢。

  去洗脸吃饭,埃弗里!他的妈妈说。半小时内校车就要来了。

  我也能有一头小猪吗,爸?埃弗里问。

  不,我只把小猪送给早起的人,阿拉贝尔先生说,为了制止这世界上的不公正行为,芬天刚亮就起床了。结果,她现在有了一头小猪。当然了,他的确是特别小,可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头小猪。这只是表明,如果一个人能迅速地从床上爬起来,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让我们开饭吧!

  但是芬要等到她的小猪喝完牛奶后才肯吃饭。阿拉贝尔太太找出了一个婴儿用的奶瓶和奶嘴儿。她把温乎乎的牛奶倒进奶瓶里,又把奶嘴儿安上,才把奶瓶递给了芬。给他吃早餐吧!她说。

  一分钟后,芬坐在厨房角落里的地板上,把她的小宝贝抱在膝头,开始教他如何从瓶中喝奶。这小猪虽然那么小,却有一个好胃口,而且也学得很快。

  路上响起了校车的喇叭声。

  快跑!阿拉贝尔太太命令着,把小猪从芬那里抱下来,将一张油煎圈饼放到她的手上。埃弗里赶忙抓起他的枪和另一张油煎圈饼。

  孩子们跑到路边,上了校车。在车里,芬没有注意其他的人。她只是坐在那里朝车窗外看,想着这是个多美好的世界,自己又是多么幸运,居然可以拥有一头小猪。在车开到学校的那一刻,芬已经给她的宝贝起好了名字,选的是她能想到的最漂亮的名字。

  它的名字是威伯。她喃喃的自语。

  当老师在课堂里问她:芬,宾夕法尼亚洲的首府叫什么?时,她还在想着那头小猪。

  威伯。芬出神的回答。同学们格格地笑起来。芬脸红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